用户注册|RSS订阅
位置: 主页 > 代写硕士论文 > 清瘟败毒饮治疗不明原因发热2例

清瘟败毒饮治疗不明原因发热2例

时间:2018-06-06 12:00:13 来源: 代写硕士论文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作者:段绮云,冯定华,谭子虎 
【关键词】  发热;病因不明;中医药疗法;清瘟败毒饮;临床运用
发热是许多疾病的一种共同表现,常为首发甚至是唯一的症状,除了大多数短程发热的急性、自限性感染性疾病和易于明确诊断的发热性疾病外,不明原因的长程发热均称为未明热(fever of unknown origin,FUO)。“不明原因发热”是一个专用诊断名词,此类患者发热时间比较长,病因较隐匿,其具体定义为:持续发热2~3周以上,体温数次超过38.5 ℃,经完整的病史询问、体格检查以及常规的实验室检查仍不能明确诊断者。发热是人体正气与病邪抗争的保护性反应,是多种疾病的一种共同症状。祖国医学属“温病”和“伤寒阳证”范畴。现代医学认为,发热是由于感染性疾病、消化道传染病、全身性感染、血液系统或免疫性疾病,产热过多,散热过少或中枢神经系统体温调节失常所致。传统医学通过审证求因,辨证施治,辛凉透表,清热解毒,使温降热退病治愈。清瘟败毒饮出自清余霖《疫疹一得》,笔者临床运用本方治疗不明原因发热,获效满意,现举2例介绍如下。
    1  典型病例
    案1:女,35岁。2007年4月10日始现恶寒发热,偶干咳,见乏力体倦,精神差,纳呆。手足心热,潮热,便燥而臭,溲短赤,自汗,苔厚腻,舌绛,脉滑数。经西医用头孢地嗪治疗7天未效,后加用激素治疗,病情仍不见好转。体温持续在38.5 ℃~40 ℃左右。家属请一中医投柴胡桂枝汤5剂,亦不见效。12月18日前来省中医院门诊求诊。
    诊见:发热已12天,高热汗出,热不退,口渴欲凉饮,兼胸部憋闷,咳嗽喘促,舌绛,苔薄黄,脉弦滑数。辨证湿热壅盛,气血两燔。治宜气营两清,利湿解毒,投清瘟败毒饮3剂。处方:生石膏30 g(先煎),细生地10 g,水牛角粉15 g(冲服),黄连、知母、元参各12 g,栀子、桔梗、黄芩、赤芍、连翘、丹皮各9 g,鲜竹叶、甘草各6 g。3天共服6 剂。热势渐减,体温38.2 ℃。诸证显减,但有神疲乏力,少气懒言,头晕昏蒙,时自汗出,舌体胖大有齿痕,舌质由绛转红,苔薄白且干,呈现一派邪去正虚之象,故加黄芪、太子参、麦冬以气阴双补,扶助正气,为毒邪外出创造条件,改为每日1剂,续服3剂热退身安,诸证悉除。
    案2:男,55岁。于2008年4月10日入院,患者近3个月来无任何诱因反复出现高热,体温在39 ℃~39.5 ℃,每于入夜时热甚汗出热自退。伴头前额胀痛,全身乏力,口干喜饮。曾在省内外多家医院经血、尿、大便培养、胸片、心电图、肝肾功能、抗“O”、肥达反应、疟原虫、骨髓、超声及核磁等检查,均未见明显异常,诊断为发热待查。用多种抗生素及中药羚羊角粉治疗,病情无明显改善。入院查:体温39.2 ℃,舌红苔薄黄,脉滑数,血沉120 mm/1 h。余多项检查均未见明显异常。证属疫毒邪气内侵脏腑,外窜肌表,气血两燔,拟清瘟败毒饮为基本方加黄芪20 g,当归15 g。服药5剂后,体温逐步下降。以上方去生石膏继进4剂,体温降至正常,续前方8剂。患者痊愈出院,出院时血沉为20 mm/1 h。随访半年未复发。
    2  体会
    清瘟败毒饮为综合《伤寒论》白虎汤、《外台秘要》引《小品方》之芍药地黄汤、《外台秘要》引《崔氏方》之黄连解毒汤等三方加减而成。为治疗火热证,表里俱盛之证而设,具有清热解毒、保津养阴、活血化瘀之功效。方中石膏、知母以清气分之大热,犀角、地黄、玄参、赤芍、丹皮清血分之热,佐黄芩、黄连、栀子泻火解毒,辅以连翘、桔梗、竹叶清心除烦,全方泻火解毒而不伤阴,凉血养阴而不恋邪,现代药理也认为该方具有抗菌、抗病毒、抗炎、解毒等作用。我们充分发挥中医辨证治疗的优势,对西医诊断不明,中医辨证为热毒壅盛,气血两燔之证投以本方治疗,具有退热较快,病情无反复的特点,且药源广,服用方便,适于广大基层推广使用。
代写硕士论文
代写毕业论文
代写职称论文
Copyright @copy 2008-2015 代写毕业论文 代写硕士论文 版权所有

需要代写的客户请联系:QQ:4000290153 电话:18952021229